<td id="h5hfk"><del id="h5hfk"></del></td>
  1. <delect id="h5hfk"></delect>
  2. <delect id="h5hfk"></delect>
  3. <strike id="h5hfk"></strike>
  4. 會員登錄|會員注冊 2021年9月21日 星期二

    瑞豐銀行:不良率變動時機恰好 下降假象掩蓋高風險貸款惡化趨勢

    ?2017-2019年,瑞豐銀行不良率“恰好”處于近7年較低水平;在臨近上會審核日的2020年三季度,其不良率則壓縮至近7年最低值。2018-2020年,瑞豐銀行總體不良率呈下降趨勢,“恰好”與可疑類和損失類高風險貸款的走勢相反。

    浙江紹興瑞豐農村商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下稱“瑞豐銀行”,601528.SH)IPO申請于2021年1月7日獲得證監會審核通過,成為2021年度首家過會的銀行,也是浙江省首家上市農商銀行,并于6月25日正式登陸上交所主板。兩個月后的8月24日,瑞豐銀行發布上市后首份半年報,上半年,瑞豐銀行實現營業收入15.42億元,同比增長2.53%;實現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5.19億元,同比增長12.75%。

    根據分析,利息凈收入增加及營業支出減少是瑞豐銀行上半年凈利潤增幅高于營收增幅的主要原因。具體來看,與凈利潤相比,瑞豐銀行的營收增速相對較慢,主要是由于占比較大的利息凈收入增長較慢所致。數據顯示,瑞豐銀行上半年實現利息凈收入14.52億元,同比增長0.33億元,增幅僅為2.33%,比營收增速還要低。

    或許凈利潤增速低于營收增速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加大信用減值的力度,從而導致不良貸款率繼續下降。截至2021年6月末,瑞豐銀行的不良貸款率為1.29%,比2020年年末下降0.03個百分點,同時撥備覆蓋率比2020年年末提升13.42個百分點至247.83%。

    瑞豐銀行前身是1987年成立的浙江省紹興縣信用合作社聯社,2005年改制為浙江紹興縣農村合作銀行,2011年改制為浙江紹興瑞豐農村商業銀行。在此次IPO上會審核過程中,瑞豐銀行不良貸款風險是中是監管重點關注的問題。

    “恰到好處”的不良率變動

    數據顯示,2013-2019年,瑞豐銀行不良貸款率分別為1.43%、1.84%、1.72%、1.81%、1.56%、1.46%、1.35%,不良貸款余額分別為5.39億元、7.42億元、7.04億元、7.65億元、7.27億元、7.78億元、8.64億元。通過上述7年數據可知,除了2013年,瑞豐銀行不良貸款率按高低排列可明顯分為兩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是2014-2016年,瑞豐銀行不良貸款率處于較高水平,均在1.7%以上,第二個階段是2017-2019年,這正好是瑞豐銀行再次申請上市的時間段,其不良貸款率“恰好”處于較低的水平,最高值僅為1.56%。

    更值得玩味的是,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瑞豐銀行的不良貸款率進一步壓縮至1.08%,比2019年1.35%的最低值還要低,甚至達到了同行中的優等水平。但這里有個時間點需要注意,由于2021年1月7日是瑞豐銀行上會審核日,而此時更新的最新數據即為2020年三季度的業績報告——這里的蹊蹺之處頗為微妙。

    在不良貸款率變動幅度較為異常的同時,瑞豐銀行處理不良貸款的方式也在IPO進程中招致監管的質疑。招股書顯示,2004-2013年,瑞豐銀行未采用不良資產轉讓的方式化解不良貸款,主要是通過呆賬核銷的方式消化不良,這也是行業較為通行的做法。但隨著上市申請時間的臨近,從2014年開始,瑞豐銀行開始改變化解不良貸款的方式,即由呆賬核銷改為密集出售不良資產。數據顯示,2014-2016年,瑞豐銀行轉出的貸款本金分別為6.51億元、9.13億元、5.75億元,合計約為21.4億元。通過這一系列的轉移出帳的操作,瑞豐銀行的不良貸款率迅速下降,并且遠低于同期其他農商行。

    而且,除了不良資產轉讓出表引發廣泛質疑外,瑞豐銀行對貸款種類的劃分方式也同樣存疑。招股書顯示,2014-2016年及2017年上半年,瑞豐銀行的重組貸款分別為4.45億元、4.91億元、9.56億元、9.83億元,但重組類貸款中有超過90%未劃入不良貸款,這甚至引起了監管的高度關注。在發審委會議中,監管就瑞豐銀行重組貸款中未劃入不良貸款比例較高的原因及合理性,重組及逾期貸款是否存在分類不準確、減值準備計提不充分的情形,是否存在變相降低不良貸款率的情形提出問詢。

    實際上,在上述7年不良貸款率數據中,2014年其實是一個時間拐點,2014年過后的3年,瑞豐銀行信貸資產質量明顯惡化,體現為連續3年不良貸款率超過1.7%。通過上述分析可知,正是從2014年開始,瑞豐銀行在核銷呆賬的基礎上通過轉讓不良資產包化解不良,3年內轉出貸款本金高達21.3億元,正是通過這種近乎簡單粗暴的方式導致瑞豐銀行不良貸款率在隨后的3年(2017-2019年)大幅下降。

    對此,瑞豐銀行在招股書中表示,公司未來仍存在由于貸款組合質量惡化而導致不良貸款及不良貸款率上升的可能。根據招股書的披露,截至2017年6月30日,從行業來看,瑞豐銀行公司貸款主要投向制造業、批發和零售業,前述兩個行業貸款占公司貸款的比例分別為63.01%、13.18%。而在制造業貸款中,紡織業貸款投放比例達34.77%,而紡織業不良貸款率高達2.02%。目前來看,由于近幾年紡織行業景氣度不高,若紹興地區紡織業出現產能過剩、盈利惡化等問題,將對瑞豐銀行的貸款質量及經營業績產生不利影響。

    脫胎于紹興縣信用合作社聯合社的瑞豐銀行,發放貸款的行業和區域具有很大的局限性,主要集中于紹興市。截至2020年年末,瑞豐銀行92.30%以上的客戶貸款集中于紹興市,而該地區的經濟發展已現頹勢——2018-2020年,紹興市GDP增速分別為7.1%、7.2%、3.3%,2020年已呈斷崖式下跌,作為典型周期性行業的地方中小銀行所處的困境由此可見一斑。

    除了行業和區域所受的局限性外,瑞豐銀行還面臨著客戶多為中小企業的困境。一般而言,與大型企業相比,中小微企業的規模較小、抗風險能力較低、財務信息透明度較低。截至2020年年末,瑞豐銀行中小微型企業貸款客戶數量為5125戶,占全行公司類貸款客戶的99.86%,且該行中小微企業貸款余額為246.51億元,占全行公司貸款總額的98.62%。

    目前來看,這種貸款結構很可能是隱患,資產質量前景堪憂。數據顯示,在瑞豐銀行五類不良貸款中,風險系數較高的可疑類貸款、損失類貸款占比則不斷攀升。如上表所示,2018-2020年年末,瑞豐銀行可疑類貸款余額分別為2.83億元、3.22億元、4.31億元,2019年、2020年同比增速分別為13.8%、33.9%,占比分別為0.53%、0.5%、0.56%;損失類貸款余額分別為2352.9萬元、2795.1萬元、4149.6萬元,2019年、2020年同比增速分別為18.8%、48.5%,占比分別為0.04%、0.04%、0.05%。

    由此可見,最近3年,瑞豐銀行可疑類貸款和損失類貸款均呈現不斷上升的態勢,2020年末,瑞豐銀行這兩類不良貸款的損失風險幾乎達到了瑞豐銀行同期凈利潤的一半,瑞豐銀行經營壓力和資產質量壓力陡然凸顯。不過,令人感到詫異的是,2018-2020年,瑞豐銀行報表披露的總體不良貸款率分別為1.46%、1.35%、1.32%,與上述兩類風險較高貸款不斷上升的走勢正好相反,呈現不斷下降的趨勢。

    下一篇:蜂助手:經營數據異常受監管質疑 業務與財務數據真實性存疑
    在线看亚洲十八禁网站,久久综合给合久久国产免费,青青草原综合久久大伊人导航,精品偷自拍另类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