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 id="h5hfk"><del id="h5hfk"></del></td>
  1. <delect id="h5hfk"></delect>
  2. <delect id="h5hfk"></delect>
  3. <strike id="h5hfk"></strike>
  4. 會員登錄|會員注冊 2021年9月21日 星期二

    蜂助手:經營數據異常受監管質疑 業務與財務數據真實性存疑

    除了通用流量業務毛利率遠高于關聯公司和流量業務及視頻權益交易數據異常遭深交所質疑外,公司經營數據未能完整、準確記錄各項業務的收入與成本,與財務數據不能保持一致,蜂助手收入和成本確認的真實性令人懷疑。

    7月2日,蜂助手股份有限公司(下稱“蜂助手”)創業板IPO成功過會,距正式上市僅一步之遙。據深交所官網披露,蜂助手IPO申請于2020年10月28日獲得受理,11月25日獲深交所問詢。此次IPO擬募資4.54億元,用于數字化虛擬產品綜合服務云平臺建設項目、研發中心建設項目、智慧停車管理系統開發及應用項目、營銷網絡建設項目及補充流動資金。

    招股書顯示,蜂助手是一家互聯網數字化虛擬商品綜合服務提供商,主要為移動互聯網相關場景客戶提供移動互聯網數字化虛擬商品聚合運營、融合運營、分發運營等綜合運營服務,為物聯網相關場景提供物聯網流量接入、硬件方案、場景應用等綜合解決方案,并根據客戶需求提供定制化的運營支撐服務及技術服務。商品資源涵蓋運營商產品、視頻會員權益、電商購物、生活卡券、在線教育、旅游出行、車主服務、音樂會員、閱讀會員、社交會員、便民服務等數百種互聯網數字化虛擬商品。

    2018-2020年,蜂助手實現營業收入分別為2.91億元、4.23億元、5.04億元,同期實現凈利潤分別為4129.87萬元、6096.83萬元、8477.59萬元。兩項指標呈上升趨勢,經營十分穩健。但閱讀招股書后發現,蜂助手毛利率走勢存在異常,經營數據的合理性受到質疑,且公司業務數據與財務數據存在差異,值得關注。

    經營數據合理性受到質疑

    信披文件顯示,蜂助手關聯企業廣州流量圈、廣州宇杰、廣州磊鑫、蜂云驗證碼報告期內的通用流量業務毛利率均在8%以下,并呈下降趨勢。這主要是因為上述公司所經營的流量業務主要以向同行業企業分銷為主,在“提速降費”等行業背景的影響下,上述企業的流量業務均處于逐漸萎縮狀態,因此毛利率呈下降趨勢。

    然而,2017-2020年,蜂助手的通用流量業務毛利率分別為11.33%、25.69%、19.94%、21.74%,大幅高于上述關聯企業。同時,2018年在“提速降費”的背景下,公司通用流量業務毛利率反而大幅上升,并維持高位。2020年,廣州流量圈、廣州宇杰、廣州磊鑫、蜂云驗證碼通用流量業務均出現下滑,但蜂助手通用流量業務毛利率則較2019年上升。公司毛利率水平及走勢均出現異常。

    除毛利率外,蜂助手流量業務交易數據趨勢也存在反常現象,公司經營數據的合理性受到深交所質疑。根據流量業務月交易數據趨勢分析,2017年1月、2017年8月和2018年3月,公司訂單量大于手機數較多,2018年10-11月、2019年充值金額較多,變動趨勢與手機和訂單量不一致。

    對此,蜂助手解釋稱,消費者進行通用流量充值時,當出現同一個手機號碼多次充值時則會產生訂單量大于手機號碼數的情形。2017年8月、2018年3月復購率較高主要系OPPO手機渠道及騰訊用戶復購率較高所致,從而導致2017年8月、2018年3月訂單數量大于手機數較多。

    而2018年10-11月、2019年充值金額較多,變動趨勢與手機和訂單量不一致是由于受客戶/渠道的大流量包訂單影響。公司通用流量充值金額與手機號碼數、訂單量變動趨勢偏離程度主要與通用流量充值的流量包型有關,一般來說,大流量包單價較高,因此會導致單次充值金額與充值次數之間的偏差更大。

    除流量業務交易數據趨勢反常外,蜂助手視頻權益交易數據也存在問題。影視會員月交易數據趨勢分析顯示,2020年1月、2月訂單數量及金額較多,原因為蜂助手進行了芒果TV會員產品促銷活動。視頻權益月交易數據趨勢分析顯示,2020年1月充值金額達到峰值,但公司采購成本下降,變動趨勢出現不一致。

    蜂助手表示,2020年1月視頻權益充值金額和采購成本變動不一致主要系2020年1月公司收到優酷返還的免費會員資源所致。根據公司與優酷達成的返利規則,對于連續包月用戶所返還的資源,優酷需要在用戶實際連續訂閱兩個月以上后才會進行確認。2020年1月,根據判斷,需確認24.16萬個優酷免費會員,從而導致信息系統中24.16萬個優酷官方月卡會員成本金額標識為0元,進而導致信息系統中視頻權益充值金額和采購成本趨勢出現偏差。

    業務數據與財務數據存在差異

    根據立信出具的IT審計報告,蜂助手影視會員業務收入業務數據與財務數據存在差異。2017年,業務系統中14.84萬元“組合業務支撐”等渠道訂單金額未在財務系統中確認,財務系統中439.99萬元陽江移動線下采購未在業務系統中記錄;2018年,業務系統中275.21萬元 “組合業務支撐”等渠道訂單金額未在財務系統中確認,財務系統中62.78萬元線下采購未在業務系統中記錄。

    2019年,業務系統中668萬元免費推廣產品金額未在財務系統中確認,財務系統中48.61萬元線下影視會員銷售收入未在業務系統中記錄、業務系統中分類為視頻權益的收入296.67萬元;2020年1-6月,業務系統調整扣減金額為蜂助手拼多多商城、蜂助手安卓版渠道結算與暫估差異135.44萬元,財務系統調整扣減金額包含分類為視頻權益的收入214.39萬元,和不計入業務系統的盒子影視會員收入6.34萬元。扣除上述調整值,報告期內差異金額總額為81.13萬元,差異率為1.89%。

    不僅如此,公司融合運營業務收入業務數據與財務數據同樣存在差異。2018年,業務系統中合作單位分成金額379.07萬元、免結算業務金額71.07萬元、未完成銷售的廣東移動視頻卡訂單408.40萬元和免費活動組合產品金額37.24萬元未在財務系統中確認,財務系統中1120.51萬元業務系統外確認的分成收入未在業務系統中記錄。

    2019年,業務系統中合作單位分成金額679.04萬元、免結算業務金額1127.74萬元、萬能副卡差異金額425.42萬元、業務系統內資源置換記錄金額104.94萬元和免費活動組合產品金額103.34萬元未在財務系統中確認,財務系統中3430.13萬元業務系統外確認的分成收入未在業務系統中記錄,向浙江廣騰科技有限公司、深圳市東恒網絡科技有限公司等非運營商銷售影視會員取得收入應分類至影視會員,而系統中業務分類為視頻權益,導致分類差異296.67萬元。

    2020年1-6月,業務系統中需要調整扣減的金額包含免結算單金額1077.59萬元、深圳電信、福建電信、內蒙古移動的結算對賬差異102.45萬元,財務系統調整金額包含增加向南京屏宴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等非運營商銷售影視會員收入分類調整214.43萬元、營銷活動收入重分類14.66萬元,扣減業務系統外確認的分成收入1052.29萬元、對賬差異166.45萬元。扣除上述調整值,報告期內,差異金額總額為73.07萬元,差異率為-0.27%。

    上述各項差異可能表明蜂助手經營數據未能完整、準確記錄各項業務的收入與成本,與財務數據不能保持一致,公司的收入、成本確認是否真實、準確、完整令人懷疑。

    下一篇:維海德:銷售收入準確性存疑 主要產品單位成本信披不合理
    在线看亚洲十八禁网站,久久综合给合久久国产免费,青青草原综合久久大伊人导航,精品偷自拍另类在线观看